<meter id="rf2tf"></meter>

      <output id="rf2tf"><pre id="rf2tf"></pre></output><output id="rf2tf"></output>

      文化资讯>>正文
      跨越1615公里 南师学子探寻神秘苗族传说
      2017年08月23日 17:12
      来源: 民族新闻网  作者:佚名
      更多
        

          银饰、蜡染、芦笙、百鸟衣……关于古老的苗族有?#30424;?#22810;神秘而独特的传说,吸引人们一探究竟。来自4个不同学院的8名南师学生组成了“寻找仰阿莎”暑期调研团队,不远千里,奔赴贵州省黔东南州探访神秘的苗族神话传说。

       

       


         首站民族博物馆,雷秀武先生亲为传道解惑


          8月4日上午,“寻找仰阿莎”暑期调研小队抵达位于凯里市的黔东南州民族博物馆,正式开启了本次调研的序幕。黔东南州民族博物馆建于1988年,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形制为侗族鼓楼与苗族吊脚楼,是凯里市的地标建筑。小队六人?#26469;?#21442;观了“综合馆”、“民族风情馆”、“非物质文化遗产馆”和“服饰馆?#20445;?#30452;观而系统地了解到苗族坎坷的迁徙史和纷繁复杂的苗风苗俗。


          下午,通过多方联系,小队成员有幸得到了黔东南州社会科学联合会的热心接待。办公室的吴世军先生和刘仕海委员,耐心解答了小队成员的提问,并赠送了一些相关书籍和影音资料,在刘仕海先生的引荐下,小队六人有前往凯里市开发新区,与黔东南州民族研究所前所长雷秀武先生进行了亲切交谈。


          通过首日的拜访,队员们认识到苗族代代相传的神话传说因多方面的原因,面临着断层、后继无?#35828;?#21361;机。这些仍旧为苗族文化的传承而活跃在学术一线的学者们以各自的人格魅力和文化关怀,为“寻找仰阿莎”暑期调研小队之后的活动引了一个好头。

       

          和我在西江街?#32439;?#19968;走


          8月5日,调研第二天。带着对苗寨生活?#21335;?#24448;,团队前往了西江千户苗寨——目前中国乃至全世界最大的苗族聚居村寨。


          西江苗寨规模宏大,号称“苗都?#20445;?#34429;已经历了较为高度的旅游开发,但?#21592;?#30041;着苗族千年传承的点滴。在这里,吊脚楼依山而建,从画中走到眼前;姑娘身上的银饰“铛铛”作响,从书里路过身旁。


          在嘎歌古巷,小队成员第一次听到了苗民们唱?#21335;?#23545;完整的苗族古歌。古歌是苗族神话的重要载体,由于苗族现已没有文字,古歌的传承又较为困难,所以这样的资料对于调研团队而言也是弥足珍贵的。

       

          在西江苗寨的一天,苗族在调研小队面前揭开了其神秘的面纱,为小队成员更深入地了解苗族文化奠定了基础。但要更真切地探寻到苗族神话,调研小队还得往大山的更深处走。


          一路黔行,结拜苗族兄弟


          8月7日,调研团队一行7人告别凯里,坐上了前往榕江县兴华乡的班车,三个半小时的车程之后,是近20分钟九曲十?#36865;?#30340;上山路。小队借住在兴华乡乌秀村龙承俊老师家中,每日?#20439;?#38754;包车往返位于另一个山头的调研地点——摆贝苗寨。


          龙承俊是一名退休教师,曾在兴华乡中心学校担任校长,也曾是村里的芦笙队队长。他向小队成员展示了在2013年牯藏节时亲自拍摄的珍贵录像资料,是调研团队本行重要的收获之一。


          调研团队8月8日至8月10日,连续3天前往摆贝进行深度考察。苗家人热情耿直,一顿饭、一碗酒就能结下深厚的友谊。到达摆贝的第一天,小队有幸认识了就读于贵州大学的本地人张达顾,有了苗族兄弟的帮助,彻底解决了小队语言不通、地形不熟等问题。更在他的介绍下,调研队认识并采访了摆贝苗寨为数不多还会唱苗族古歌的张老岩老人。


          鬼师和古歌,那些日渐失传的文化


          一首首古歌承载着一个个神话和传说,从张老岩老人口中传出一个个古老的唱词,让调研小队领略了苗族古歌真正的魅力。一首古歌(还仅仅是片?#21361;?#35201;唱上十几分?#30001;?#33267;半个小?#20445;?#32769;人坐在昏暗的屋子里,放下手中忙活着的烟叶,唱着许久未唱的古歌,汗水沿着?#26412;?#28369;下。张老岩借古歌道出了苗族的创世神话和爱情故事,内容与调研团队来前所掌握的资料互相印证、互相补充,提供了资料和?#21335;?#30340;事?#25269;?#25454;。


          这位老人曾是寨子里的一名鬼师,有着较为特殊的地位。但随着时代的变迁,小队成员了解到,现在村寨里的年轻人已经几乎没有人会唱古歌、懂祭仪了。在苗族生活的地方,这些仅?#31350;?#20256;心授,没有文字记载的传统苗族文化正渐趋消亡。


          拜访苗学学者,保护、传承任重道远


          调研期间,“寻找仰阿莎”小队不仅深入大山与苗民零距离接触,还联系并采访了黔东南州社科联、凯里市苗学会、榕江县苗学会等相关单位的学者,在交流中获得了较为丰富的关于苗族神话传说的珍贵资料。


          在凯里市郊的开怀村,调研?#24433;?#28041;近2个小时爬上白虎岭,找到?#35828;?#22320;学者们策划建立的古歌碑林。石碑记录下苗族古歌的唱词和翻译,虽存于险远之处,但也让这些日渐远去的古歌变得可?#28304;?#25720;。


          8月10日、12日,小队带?#30424;?#37326;调查的初步成果?#30452;?#25308;访了榕江县苗学会龙见岩老师和黔东南州苗学会杨元龙老师。小队成员在与学者们的交流中受益匪浅,获得了更为专业的指导。杨元龙老师是苗族古歌研?#24247;?#19987;家,赠与?#35828;?#30740;团队?#37117;?#40723;?#30465;貳ⅰ?#38463;蓉?#36820;日?#36149;藏书。小队成员也在榕江县苗学会的《榕江县志?#36820;?#34255;书中查阅到许多关于榕江县苗族起源和生活习俗等信息。
      正如雷秀武老师所言,“传统文化是一条河流,不会回头,也永远不会断流”。“寻找仰阿莎”暑期?#23548;?#23567;分队越过山和水,就是希望能以自己的努力将这些宝贵的文化记录下来、传播出去,让它们消失得慢一点、再慢一点,以另一种方式继续生长。(南京师范大学“寻找仰阿莎”暑期调研团队)

       

       

       

       

       


      责任编辑:WXF
      更多
      延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