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r id="rf2tf"></meter>

      <output id="rf2tf"><pre id="rf2tf"></pre></output><output id="rf2tf"></output>

      人物资讯>>正文
      特丽莎·帕尔多:“开放政府”要透明
      2015年12月15日 15:50
      来源: 民族新闻网  作者:佚名
      更多
        

      特丽莎·帕尔多(Theresa A. Pardo),国际数字政府学会主席。

        国际数字政府学会主席特丽莎·帕尔多一直致力于通过技术来推动、提高政府的公共服务水?#20581;?#22905;表示,推动“开放政府”的过程艰?#35759;?#22797;杂,开放政府实行的一大阻力,是透明度不足。

        新京报:在你看来,技术在政府公共服务领域所发挥的作用是什么?

        帕尔多:技术对公共服务而言,是一个推进器,将有助于公共服务的创新、凝聚、接入、参与、启发、联合、行政管理的?#34892;?#24615;等方面。一个政府能通过科技创造多少公共价值,取决于其在认识技术作用的基础上,理解并安排自身行动,不是专注于技术本身,而是将技术置于政策服务、项目目标框架下,以求创造公共价值。

        新京报:你跟许多国家的政府伙伴有过合作,能否谈谈对世界各国政府电子化进程的总体看法?

        帕尔多:在很多情况下,政府电子化的发展进程遇到阻碍或遭到破坏。毫无疑问,我们将继续看到新的倡议,它们有时能以非常集中和特别的方式产生巨大价值。为激发政府电子化变革的潜力,我们需要制定全面议程、并得到各国领导层支持,由社会领域倡导,以政策优?#21462;?#20844;共价值的创建来管理,通过合格的劳动力执行。但须记住,可持续的连贯性战略,目前来看是缺失的。

        新京报:你曾做过“推动开放政府——实现公共信息库”为题的演讲,“开放政府”的目标是否容?#36164;?#29616;?

        帕尔多:推动“开放政府”的过程艰?#35759;?#22797;杂,首要阻力就是透明度不足。

        新京报:实现它的最大障碍是什么,是资金、技术还是意愿?

        帕尔多:推动“开放政府”最大的障碍是,创造透明?#20154;?#38656;要的工作得不到政治支持,由此,指导计划、执行?#25512;攔劳?#24448;被忽视,?#24230;?#19981;足。为达?#25945;?#39640;透明度的?#24247;?#32780;所做的各种假设,在执行过程中都被证明是错误的,这?#25191;?#35823;的开端代价高昂,这本是应用80/20规则的理想之处,将80%的时间用于创造性的思考和策划,将20%的时间来执行这些创造性想法。

        而现实却是,花在创造上的时间太少,而花了太多时间在对环境缺乏了解的新地方,试图执行旧?#21335;?#27861;,这就导致失败。失败往往造成投资缩减,更重要的是对信念的冲击。

        新京报:你的机构与美国政府有很多合作,能否举一个数字化和开放型政府的例子?

        帕尔多:在我们?#23548;?#20013;,一个成功的案例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太空技术任务部。

        新京报:还有其他案例吗?

        帕尔多?#27627;?#19968;个是纽?#38469;?11项目服务地图。(311是纽?#38469;?#30340;公共服务?#35748;擼?003年,纽?#38469;?#27491;式开通了311?#35748;擼?#36825;是一个高度集中、高效率、有广泛用途的非紧急性公众服务?#35748;擼?#32445;?#38469;?#27665;只要拨打一个?#35748;?#30005;话就可找到相应处理部门。)

        新京报:对公民而言,开放的政府有什么意义和?#20040;?

        帕尔多:“开放政府”对任何一个公民或团体的意义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对公民产生的?#20040;?#25110;公共价值也不同。

        新京报:你如何看待中国政府的数字化发展?

        帕尔多:中国政府的数字化发展正越来越被认为是符合公众利益的。

      责任编辑:杨静宜
      更多
      延展阅读